上海锦江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出租分公司402车队长徐宝塘,党龄22年,还有7个月退休。他现管着车队里198辆车,操心的却是整个公司目前在营的5000余辆出租车的安危。1月26日,公司口罩首次告急,他连夜外出全城寻罩,最终盯牢一家店,死守1小时,收获3000只,暂缓全公司出租车驾驶员一天之急。

出租车行业属特殊行业,非常时期仍要坚持运营。目前,上海锦江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出租分公司的出租车约6000辆,除外地驾驶员尚未返沪车辆停运外,有5000余辆仍跑在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。因疫情形势不断升级,为确保驾驶员和乘客双重安全,自1月23日开始,公司要求所有在营出租车“不消毒不出车,驾驶员无口罩不上岗”。

锦江出租车恪守“不消毒不出车,驾驶员无口罩不上岗”。

然而,公司日均口罩消耗量在4000只以上,存量只能维持2天左右的需求。公司负责人深挖各个渠道,全力调配资源,但非常时期,以往垂手可得的物资变得异常紧缺。

1月26日,大年初二,公司402车队长徐宝塘听闻同场办公的401车队、403车队的车队长们都在担心,“口罩快不够用了”。老徐的402车队,车辆198辆,口罩尚有余量,但401和403车队的车辆都在300辆以上。驾驶员没口罩就上不了岗,不上岗就会引发市民打车难……想到一系列后果,党员老徐心中有了答案。

锦江出租车恪守“不消毒不出车,驾驶员无口罩不上岗”。

当天傍晚,老徐一下班,便冒雨开着电瓶车全城寻口罩,前后转了10余家药房、超市,存量多只在10只左右,虽不解渴,却也如获至宝地收集来。直到晚上9时多,在长宁区福泉路新泾路口一家超市里,老徐大喜过望,听超市负责人说:正在进货,4000只口罩1小时后运抵。

老徐乐翻了,跟超市负责人说:“4000只我全要了!”可对方不答应,因为其中1000只已被预订。“那剩余3000只卖给我!”对方仍摇头,“不行,存货不多,不能都卖给你一个人,每人限购。”

老徐不肯离开,“我再让我老婆、儿子、儿媳妇都过来买你的口罩,行不?”说完,老徐就要掏出手机给自己爱人打电话。

超市负责人见老徐如此执着,忍不住问他用途。老徐赶紧道明身份,“我是出租车公司管理人员,没口罩,驾驶员就不能上岗。不能让他们顶着旧口罩上岗,这样无论对驾驶员还是乘客都不安全,你说是不……”

老徐一路“喋喋不休”软磨硬泡,超市负责人见他有点年纪,全身又湿漉漉,头上却因发急而冒着热气,终是心软了……拿到3000只平价的标准医用口罩,老徐一刻不敢停,连夜送往吴中路公司大本营,供公司分拨给旗下9个车队。待一切搞定,已近午夜零时……

徐宝塘告诉记者,他1987年开始做“的哥”,当初是在振华汽车服务有限公司,于1998年入党。2000年,振华与友谊旅游汽车有限公司资产重组,合并成立上海锦江汽车服务有限公司。而今,又因公司业务板块不断拓展至大巴、国宾接待、汽车租赁领域,他现在所在的实为上海锦江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出租分公司。公司名称不断变化,但他从驾驶员到管理岗位,却始终身处出租车行业,迄今入行33年,党龄也已22年。他说了一句大白话:“我们车队现有198辆车、300多名驾驶员,不少驾驶员都是从我手上招进来的。我对这个行业有感情,我更要对驾驶员和市民负责。还有7个月退休,就想从一而终,不留遗憾。

徐宝塘在为车队车辆消毒。

记者从上海锦江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出租车分公司了解到,目前,出租车分公司的口罩又出现短缺,老徐和公司其余322名党员又要再次出动,去上海的各个角落采购口罩。老徐告诉记者,“这次未必有那天的好运气,但哪怕排长队,哪怕每人限购10只,我也一定要买到。这是初心,也是职责。”

另悉,锦江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出租车分公司目前还出现了喷水壶短缺。公司在给每辆车每天消毒的基础上,正进一步加大防控力度,加大采购力度,力争每辆出租车上都备有消毒液,以便驾驶员在服务好每一单乘客后即再行消毒。目前由于市场上喷水壶货源紧缺,300余名党员已自觉将家中的厨房清洗液或衣领净的外壶带来公司作为“替补”。